萨村观察壹条从顶部开始漏水的船

日期:2021/2/2 20:45:45

经典英剧《是,大臣》里有壹集,说的是行政事务大臣吉姆-哈克为了不当主管综合交通政策的“交通冤大头”,准备“泄密”壹发,随口说了壹句“又要有壹次泄密调查咯”。他的私人秘书伯纳德问泄密调查难道不会找出“内鬼”么,哈克于是和他的常务秘书汉弗莱爵士开始向伯纳德教导为何泄密调查从不会找出真正的责任人。最终,汉弗莱爵士给出了壹句精辟的总结:“伯纳德,國家这条船,是唯壹壹条从顶部开始漏水的船。”

注:此处有壹个双关,那就是漏水和泄密在英文中用的是同壹个词leak,汉弗莱以此做了壹个巧妙的比喻

汉弗莱爵士可能没有想到,在叁拾多年后,小跳蚤(梅西)合约细节被《世界报》泄露事件里,巴塞隆拿也变成了这么壹条“从顶部开始漏水的船”。虽然巴塞隆拿管理层不是唐宁街10号,小跳蚤(梅西)的合约细节也并非英國的政策细节,最终这次泄密的水平似乎也差了壹大截,但还是有几分相似之处的。如今管委会和前任首脑巴托梅乌相继否定,小跳蚤(梅西)和律师怎么看都不像该泄这个密的人,但哪怕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剩下的可能泄密者也只能是俱乐部的管理层了。

船的顶部并非铁板壹块

在《是,大臣》的那段对话里,哈克和汉弗莱你壹言我壹语,讲出了泄密调查“做做样子”的根源,在于不管揪出的是大臣还是公务员,都只会推诿责任给其他人,并且大部分泄密都来自唐宁街10号,即首相或者他身边的亲信。换言之,剧中描述的那个内阁并非铁板壹块,而是大家各怀鬼胎,他们和内阁的精英公务员们作为壹块块不牢靠的木板被权力和利益这两个松动的“铁钉”钉在壹起,所以才会“漏水”。

小跳蚤(梅西)发布声明后,现任管委会、前首脑巴托梅乌的相继发表声明,就很好地契合了《是,大臣》里所描述的互相推诿的场面。某种程度上来说,第壹時間被指出与泄密记者关系密切的管委会首脑图斯克茨看起来嫌疑最大,但是如果真的是他,如此迅速被暴露也实着有些太不合理。巴托梅乌存在“遗计乱巴塞隆拿”的可能性,但为何偏偏不是在本人即将下课的时候鱼死网破,而是在冬窗即将关闭、本人已经声名狼藉、无法获得太多利益的时候曝光,也是壹个疑问。

实际上,早在巴托梅乌第贰个任期的后期,巴塞隆拿的管理层和背后的利益集团的矛盾就已经开始凸显:《每日体育报》和《世界体育报》开始在壹些问题上表现出明显的对立态度,显然他们所支持的利益集团——即当时的管理层团体和某些“在野”的团体——已经出现了分化。接着,在公关门事件前后,管理层大规模辞职,则意味着巴托梅乌本人原本的团体内部也已经开始分化。

既然小跳蚤(梅西)的合约细节知晓的人寥寥无几,那么除去此刻否定的几人和小跳蚤(梅西)本人这边的人,无论如何都是管理层。如果非要推到黑客入侵上,那么这黑客也显然太不识趣:挖壹挖几桩天价转会的内幕,不比这个来的挣钱?而且以往足球界黑客都喜欢往《明镜周刊》爆料,这位黑客却偏偏找了西班牙本土的综合性报纸《世界报》,也有点太不走寻常路了吧。

所以,此次泄密,虽然如今尚无定论,但是基本上可能认为,泄密者的确是壹位现任或者前任管理层。也就是说,巴塞隆拿这艘船,基本可能肯定是“从顶部漏水”的了。而“漏水”的背后,则是俱乐部利益集团之间的彻底撕裂。

媒体的背后:控股公司是意大利老牌传媒集团

这次泄密甚至闹到连素来对小跳蚤(梅西)百般挑刺的阿根廷媒体和素来对巴塞隆拿不是很友好的马德里媒体都开始声援小跳蚤(梅西):《奥莱报》特地在自家封面上做文章回击《世界报》,《马卡报》则出了专栏称小跳蚤(梅西)不该给管理层背锅。有趣的是,《马卡报》和《世界报》隶属于同壹家出版公司:西班牙最大的印刷媒体出版集团unidad editorial, s.a.。这波操作,是分公司开始内卷,还是“小丑竟是我本人”?

unidad editorial旗下除了《世界报》和《马卡报》,还有veo电视台(unidad editorial的现任ceo坎波斯也兼任veo电视台ceo),与《马卡报》同壹系的马卡电台和马卡tv(已停播)也都隶属于veo。而该集团96%的股权都隶属于意大利rcs传媒集团,亦即意大利的《米兰体育报》、《晚邮报》的母公司。

rcs部分控股商标,第壹行右壹、右贰分别为米体和《晚邮报》,第贰行左壹、左贰则分别为《世界报》和《马卡报》

意大利媒体资本近年来进入西班牙传媒界的并不只有rcs壹家,贝卢斯科尼的mediapro也在西班牙开设了电视台,并且引进了壹系列mediapro在意大利玩得滚瓜烂熟的真人秀节目模式,包括颇具争议的《恋爱小岛》西班牙版《la isla de las tentaciones》(这档节目闹出了多起丑闻),甚至连mediapro本土做得拾分烂俗的、热衷请壹些“非专业人士”的所谓“足球谈话节目”《tiki taka》都在西班牙的分台试水。

相比之下,rcs创立于1927年,是意大利老牌的媒体公司,他们旗下的rcs体育甚至是意大利國家队的赞助商,如今他们约60%的股份属于公司董事长、拖連奴首脑乌班诺-凯罗,另外还有4.7%的股份隶属于中國化工集团。凯罗是典型的意大利学院派媒体商人,壹开始通过本人创立的媒体公司起家,后来逐渐收购吞并其他壹些传媒,最终接手rcs。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mediapro的“野路子”,rcs还是比较“讲武德”的老派媒体作风。

壹般来说,“讲武德”的老派媒体要搞独家新闻,多半还是走的《是,大臣》那个年代的做法,那就是通过“内部人士”在某个机缘巧合下“不小心”遗留了壹份文件,或者某壹段对话被“不怀好意的媒体朋友”录了音。从这壹点来看,黑客入侵后把情报卖给《世界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就更明确地将矛头指向了知晓小跳蚤(梅西)合约细节的为数不多的几位管理层和前管理层。

《是,大臣》里汉弗莱和哈克的两次泄密,均是通过在和记者对话的契机下“不小心遗漏”壹份文件的复印件来实现的

小结

小跳蚤(梅西)的合约泄露事件,不管是谁所为,他们激怒小跳蚤(梅西)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当然,小跳蚤(梅西)职业素养还是有的,不至于因为赌气就不好好踢球,这至少对于科曼来说还是个好消息。当然,如果此事处理不当,小跳蚤(梅西)与管理层(或前管理层)彻底决裂,那估计科曼又得着急上火流鼻血了。

在《是,大臣》的那壹集里,哈克的行政事务部和首相府的轮番泄密最终的结局是哈克“赢了”,随着众人集体战术后仰,他把“交通冤大头”的皮球踢回到了交通大臣那里,但实际上政策并没有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实质性的推进,公交站和地铁站间的最终壹公里还是没有通车。

同理,如果只顾着追查“谁是内鬼”,对小跳蚤(梅西)是否续约、是否降薪等实际的问题依然没有任何帮助。虽然合约具体事宜应当留由新任首脑处理,但是如若小跳蚤(梅西)能够搁置争议、在场上任劳任怨的话,管理层和俱乐部的利益团体(尤其是新首脑的团队)也理应妥善处理这件工作,让大家以体面的方式收场。

(吃肉的兔子)

萨村观察